今日看书

16.近在咫尺

《咸鱼天师的鬼王室友》转载请注明来源:今日看书jinrikanshu.com

梁秋白坐在原地并没有动。

林不殊却是将手里的病历本放下,将人从椅子上拉了起来,“你跟我过来。”

梁秋白:“林不殊,你来真的啊?”

林不殊:“那不然呢?”

梁秋白:“......”

就这么一个愣神的功夫,他就看见林不殊掀开了帘子,将他按坐在了科室隔间内的床上。

这张床并不大,想来应是平日里别人检查用的。

屋内的光线被眼前的一道蓝色的帐帘遮挡,床旁边还放着一台仪器,仪器运转着,屏幕上的冷白色光就陇在眼前那张俊朗斯文的脸上。他身上还穿着医院里的白大褂,整个人看上去倒是一副公事公办的模样。

梁秋白知道对方并没有恶意,但鼻息间逐渐涌动进来的消毒水的味道让他并不想在这里久留。

他伸手扶住林不殊的胳膊,撑着手臂起身:“林不殊,我没事,你……”

老大夫:“沈先生,不要怕。”

梁秋白的动作一顿,他刚要出声却是听见帘外的老大夫笑着继续道:“你的这类问题啊,其实早就应该找我们林医生了。我们林医生在这方面那可是一绝,你尽管放开了手让他试试,保证药到病除。”

梁秋白仰头朝着林不殊看了一眼,扶着对方的手臂探头朝着老大夫问出声:“他不是个外科大夫吗?”

林不殊:“我主修的神经内科。”

梁秋白将视线从外面移了回来:“你到底还会多少东西?”

林不殊轻笑了一声,“想知道?”

梁秋白抿着唇没说话。

林不殊却是向前走了一步,将手撑着床边微微俯下身来,“如果你想......”

低沉带着几分轻缓的语调落在耳边,梁秋白撞进了一双黝黑深邃的双眸当中。

这双眼睛当中似是染了星辰,他在这双眼睛里,看见了他自己。

梁秋白:“如果我想的话,你会怎么做?”

林不殊:“我会......”

林不殊唇边的笑意未减:“我会把我的一切都告诉你。”

这人平日里不着调惯了,让梁秋白一时间有些分不清对方到底是认真了还是在说玩笑话。

他盯着人看了半晌,到底是将视线移开,“不是说要试试吗?那来吧。”

林不殊笑着起身,从梁秋白的身侧拿过了一个枕头放在了床的一头,用手拍了拍,“来,躺我身边。”

梁秋白盯着对方的手看了一会儿,依言照着做了。

半晌,他就感受到一双染着微凉的指尖放在了他的太阳穴上,轻轻揉动着。

老大夫说的不错。

林不殊这手法,应当是专门学过,力道不轻不重的,倒是让人十分的舒服。

林不殊:“放松。”

林不殊:“亲爱的,你太累了,是应该好好休息。”

不知道是不是林不殊的声音太过蛊惑,还是因为对方的手法太好,本是睡觉极轻的梁秋白躺在床上,竟是沉沉的睡了过去。

*

不知道过了多久,梁秋白醒了过来。

屋内的光线昏暗,安静,他一时间竟是有些分不清现在是什么时间,他又在什么地方。

他坐在床上缓了好一会,方才想起来他睡觉之前是跟着胖子来了医院,后来在半路上撞见林不殊就跟着人来了科室看头疼。

“林不殊?”梁秋白叫了一声并没有人回应。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行云渡提示您:看后求收藏(今日看书jinrikanshu.com),接着再看更方便。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新书推荐

雾云山里[种田]不必谢寰瀛最强公主,专克男主[反穿]捡到个刺客首席啊家人们不诀别曲[娱乐圈]当你穿进正在玩的乙女游戏里春庭晚渣了两个男人的我带球跑了我系统,我老婆凤傲天绝对不可能打出团灭结局(无限流)我在编外当刑侦教科书全世界听见她心跳渣女每天都在坚强自救把我的老婆还给我休了盟主前夫后虐文女主救错人以后考科举,当大官[综漫]第五角色有自己的想法我在古代经商撩太子神明的异学园你怎么也替嫁摊牌了:我是重生者工作日的好人小姐[休假日的坏人先生]大师兄他不想干了(重生)他怎可能是真心乖崽[快穿]和亲自尽后和死对头重生了假千金每天都在阻止自己发疯同窗是个娇美人什么!我的男主是花魁?位面论坛关山月抓紧她琉璃阶上捡到失忆布鲁西后[综英美]农家悍娘子君侯夫妇是万人迷小表妹团宠日常谁让我心甘情愿嫁去古代?医生又在给霸总看病吗